杨文骢与马士英亲眷关系的新考证

龙源期刊网 http://m.sodocs.net/doc/a6ec9a0eb8d528ea81c758f5f61fb7360a4c2b60.html

杨文骢与马士英亲眷关系的新考证

作者:陈昌繁

来源:《贵州文史丛刊》2009年第03期

内容提要:数百年来,凡有关杨文骢的史乘或传记,都称杨是马士英的妹夫,贵州目前及现代论述杨文骢的著述中,几乎也毫无例外照此称呼,有人则利用莫须有的眷属关系,编织罪名,任其诋毁,今考证,杨文骢根本不是马士英的妹夫,杨文骢的夫人就是舅父越其杰的女儿。

关键词:杨文骢马士英亲眷关系妹夫

中图分类号:104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8705(2009)02-80-82

四百年来,很多古籍文献中都说马士英是杨文骢的大舅子,杨文骢是马士英的妹夫。近见2005年广西艺术学院主办的《艺术探索》双月刊(01期)上,刊登一篇题为《晚明文入画家杨龙友考略《(下称《考略》)的文章,说:“杨文骢与马士英、阮大铖具有更为密切的社会关系关。他与马士英有亲眷之谊,他的第一位夫人就是收养马士英那家人的女儿,也就是说他可以算做马士英的妹夫……。”仍持此说,可见这种议论的影响。但持原定意见的人亦有不少,贵州前贤陈夔龙就有见龙友屡遭诋毁,大为不平地说过:“后人犹以士英故,不免揶揄(嘲弄),则世议之隘,岂公论哉!”这里指的“士英故”,说的也是亲眷问题。

本来,此事关键不在于杨文骢是不是马士英的亲戚,而要看他的一生特别是在弘光王朝那一年的任期中,是否犯有祸国殃民与马阮同流合污的罪行,如有其事,即使不是马士英的亲戚,而为千夫所指,那也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如果事情不是这样,把本不是大舅子的马士英说成是杨文骢的至亲,从而罗织罪名,任其诋毁,不断在其为国捐躯的白骨上,大泼污水,凡有良知的人都不应这样去做。笔者自愧不才,但愿就此刨根问底,索其缘由,将这个数百年人云亦云是是而非的问题弄个明白,为还杨文骢本来的历史面目,尽一点棉薄之力。

查《明季南略》17页上对马士英的家庭出身有这样一段描述:

“马士英,宇瑶草,贵州贵阳府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丙辰科进士,本广西梧州藤县人,与袁崇焕同里,居北门村,又同辛卯(1591)年生。士英本姓李,年五岁,为贩槟榔客马姓者螟蛉而去,故从马姓。明末,予邑人亲见马建坊于藤县,尚未就,其为人手长智短,耳软眼瞎者。”“眼瞎”是说槟榔客目光短浅。

2005年庞思纯著《明清贵州七百进士》中,也说马原籍是广西梧州藤县。看来对马士英

原籍的说法是可信的。但说杨文骢第一位夫人是马士英妹则查无实据,致函询问《考略》作者又未见回音。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