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逻辑与生命实践

资本逻辑与生命实践

——从马克思说起

杨时革1

马克思,一个伟大的名字。他的伟大,不仅是光炳千秋,世人皆知的那本《资本论》,而是他与他的《资本论》为中国人知晓的那一天起,就与近代中国的未来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了。“南有陈独秀、北有李大钊”——这是对上世纪初一南一北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两位先驱的生动写照。“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五四运动虽然举起了西方民主思潮的大旗,但中国人民终于选择了马克思的学说,以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这个学说的指引下,以中国人的生命实践诠释了这个学说的真理,中国人民第一次真正站起来了,再也不是受西方列强欺侮的东亚病夫。在新中国建设的每一个阶段,马克思主义始终是而且必须是指导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基础,始终是而且必须是领导中国事业的核心力量2。

然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伟大成就虽然有目共睹,我们的国家在官方意识形态上的说法仍然也是“马克思主义”,但中国的老百姓几乎很少有人再去想到马克思,再去相信马克思的学说。

马克思实际上已经被抛弃了!

他的学说变成了一门在学校配合意识形态的要求而不得不学的政治课而已。这和西方学界对马克思的不断高度重视形成鲜明对比。

上世纪末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苏东剧变”。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了。1992年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他的名噪一时的大作《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该书从黑格尔哲学出发,重新提出并阐释了“历史的终结”的社会科学概念,认为自此之后,“自由、民主”的理念已作为社会进步的常识而为世人所普遍接受。他认为,随着苏东巨变,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抗的结束,历史就终结了!人类也终于确认了自由经济的资本主义制度和议会民主的政治制度,这是人类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制度,从此,民主政治将大行天下,自由经济也将大行天下。

福山的这本书在当时引起轰动,成为美国的畅销书。但很快,美国加利福利亚大学社会研究中心就召集了一次全球范围的国际研讨会,主题就是:“马克思主义何处去?”。欧洲大陆的许多学者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云集于加利福利亚大学。这其中就有一位法国著名后现代思想家德里达,他在会上的发言后来集成了一个小册子,名曰《马克思的幽灵》。他在大会上致词的开场白就是:“我从来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是,我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是今天,向马克思表达我的敬意。”

德里达把马克思比做“幽灵”,他用“幽灵”说明什么呢?它是双重比喻:一个是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哈姆雷特的父亲国王是被国王的弟弟谋杀的,哈姆雷特的性格却是懦弱的、优柔寡断的,于是他的父亲的幽灵两次向他显灵,昭示他不要忘记复仇的使命;另一个是《共产党宣言》开篇的那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德里达意在表明,马克思就是我们当代人类史的、徘徊在资本世界上空的1作者简介: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商学院讲师,研究方向:经济思想史,经济学,金融学

2文化大革命的惨痛记忆,恰好是对马克思学说的背叛,恰好是不遵循马克思学说真理性的代价。

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