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二审代理词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湖北安格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与武汉铁路局铁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二审代理人,经过庭审,使我们对本案有了更为清楚的了解。根据已查明事实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一)、第七条(一)规定,代理人认为,被告武汉铁路局未充分履行安全防护、警示等义务,致使代永安在横向穿越铁路时被列车撞击死亡,被告应当按原告全部损失的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具体代理意见如下:

一、《铁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受害人在铁路线路上坐卧”纯属认定事实错误。

无论从内容上及还是从程序上,代理人认为,事故调查组作出的事故认定书认定“受害人在铁路线路上坐卧”的事实有误,不应当以此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具体理由如下:《铁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害人在铁路线路上坐卧”的主要证据有司机的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照片、现场示意图等;事故调查者以现有证据就认定“受害人在铁路线路上坐卧”,纯属主观臆断。

1、司机的证人证言:司机作为事故的直接责任人,与被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司机为趋利避害最大限度的减轻自己的责任完全有可能隐瞒事实真相,作出虚假陈述。而且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出庭接受质询,其证言可信度非常低不应当采信。

2、作为铁路事故调查机构的不能客观真实的作出调查报告,《铁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成为被告完全免责的依据。

本案中的代理人之一,就系调查机构的员工,且该机构与被调

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